关于AG8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AG8 >

经典文艺片

更新时间:2018-06-28

if

#

], function

它用商业片的元素,包裹起艺术片的哲思;文化血缘上传承了黑色电影、侦探小说、反乌托邦的特质;又将时尚、叙事、音乐结合的丝丝入扣。

经历过无数科幻-灾难电影的“打击”的我,对未来其实是持乐观态度的;即使诸如《我是传奇》和《末日危途》一类的作品,将人类未来描绘得如此灰暗,也不曾让我太沮丧。可是,《银翼杀手2049》是第二部让我内心充满荒凉的电影。而第一部,正是1982年的《银翼杀手》。因为,这两部电影都借助警匪追凶的套路,让人反复思考那个千年哲学难题:什么是人的本质?

第一部和第二部的背景分别是2019年和2049年,复制人一直被人类当成奴隶使用,从事危险或劳力密集的工作,为人类建造着丰饶的物质文明。总是穿着时髦睡衣出场的Wallace企业老板,掌管着复制人的工程,是地球上最有权势的人。

可是,因为地球环境的破坏,复制人产量有限,让其自我繁殖的技术,就成了最重要的武器。其实在2019年,还真有一个复制人生了孩子,她就是第一部中的瑞秋,孩子父亲正是当时追杀叛乱复制人的前银翼杀手哈里森•福特。

这个秘密出生的孩子,足以引起人和复制人的战争。因为,既然复制人拥有了个体的记忆、感情,甚至已经可以进化到自主生育,还有什么可以划分人和复制人的界限呢?复制人凭什么要做人类的奴隶?因而,在过去30年里,复制人起义军已经集结起了军队,准备推翻人类的统治,他们正等待这个秘密之子的领导。

另一方面,洛杉矶警局希望维持现有秩序,隐藏这个秘密,毁尸灭迹。这个任务落到了男主角瑞恩•高斯林,一个编号是KD3:6-7的复制人身上。

随着调查的深入,高斯林渐渐怀疑,自己就是那个三方争夺的孩子,这让他彻底愤怒了。他一辈子把自己当成复制人,怀疑着自己童年的记忆可能是伪造,忍受着人类的鄙视,执行着银翼杀手杀戮同胞的任务,并承受着道德的谴责,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其实是人类!身份置换,成了人生最巨大的一次撕裂!整个片子情绪低沉的他,终于撕心裂肺地大喊出来!

当高斯林找到前银翼杀手时,眼神温柔地看着对方,像是看着素未谋面的父亲。这里,凸显出了片子暗藏的古典主义内核–––寻父!寻找身世!寻找我是谁!至今为止,整个叙事都是追随着高斯林一条单线,那正是古典主义叙事的特征。故事讲到这里,复制人和人类之间,那似有若无的界限,被最大程度地质疑起来。

随后,剧情却出现了反转,真相让高斯林无比失落。他震惊、痛苦,脸隐藏在无限的黑暗中,观众看到的是他浑身颤抖,听到的只有水滴声在地下室里回响。作为连锁8代复制人,其程序中本来是没有反抗人类的基因的;但是,经过两次身份置换之后的高斯林,终于重建自我。他拿起了枪,开始抗争自己的命运。

这部电影的视觉美学,属于极简主义风格,艺术指导和场景设计师丹尼斯•加斯纳的工作堪称五星级。他们让场景成为了电影的角色,每一场画面都令人印象深刻。比如,高楼耸立的未来城市;阴森的童工工厂;棕黄色的色调的Wallace总部大楼,像金字塔一样宏伟壮观;洛杉矶警局大楼则矗立在蓝色调的雾霾之中;

都市街头,行人面目隐晦;城外的垃圾场,是边缘人生存的废墟世界;最具末世气象的是拉斯维加斯,这座废弃的赌城,被诡异橘红色雾霾包裹着,没有生命迹象。

电影中这些寓意鲜明的场景中,都有高斯林独自经过的镜头,镜头追随着宏大环境下的渺小个体,创造出一种“空”的体验。不仅是物理上的空,更是精神上的,一种亲情、族群都无所依靠的荒凉感。这种孤独和渺小无力感,这也正是这个时代中,大都市的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有个细节很有意思,在这座废城出现之前,所有的场景中都没有艺术品,包括:高斯林的家、Wallace总部大楼、等等,全都是单调的功能主义风格设计,连一件装饰品都没有;到了赌城,镜头从那个窗户上有韩语“幸运”的赌场门口扫到楼上,遍布着艺术,从兵马俑、到莫奈的油画、猫王的表演;仔细看它们,一个镜头让你就走完了5000年的美术史。这里,就是“父亲”哈里森•福特的藏身之所!对比一下艺术缺席的洛杉矶,不难想象那种生活会是多么无聊沉闷。

在这个末世苍凉的废城之中,在这片不见阳光的夕阳色的空气里,高斯林躺在椅子上,睡着了。此时,高斯林确信自己是人,见到了亲生父亲,得知了生母的名字;他认定,口袋里的木马是属于自己的。这是电影最温馨的时刻,而电影最残忍的真相,也在此时慢慢到来。

而子宫的隐喻,也和电影主题时时紧扣,比如:一个复制人从透明的塑料袋中诞生;一些复制人模型,像古典人体雕塑一样,在玻璃柜中被展示;安娜博士在圆形空间里,建造虚拟世界。它们不断提出这种思考:如果复制人可以生育,就应该主宰自己的生命,应该和人类地位同等。

而这种对生命的追问,让观众无可逃避,因为它们关系到每一个人:什么是疯癫,决定了什么是文明,决定了什么是无罪,决定了什么是人。

而除去对人本质的思考,电影也直接提出了当代政治的一些问题。比如,用那堵巨大的堤坝隔开上升的海平面;用巨大的高墙隔离开城市和边缘人生活的垃圾场。洛杉矶警局的准则是:有墙才没有战争。换句话说:隔离了阶层、阶级等冲突,才能维持和平的秩序。

尽管,紧张得像海啸一样。隔离的双方,已经势同水火,旧的秩序正面临崩溃。复制人革命要带来怎样的新秩序?哈里森•福特到底是不是复制人?高斯林会在白雪茫茫的台阶上死去吗?和他做爱的女复制人会不会也生出新的孩子来?电影的最后一场生死大战,就发生在海啸到来时的堤坝。这场高潮戏的设计,又将隔离的矛盾引向新的层面–––人和自然。

在我看来,《银翼杀手2049》已经正式为电影史确定出新的科幻电影类型:一种介于《少数派报告》和《潜行者》之间的风格。它用商业片的糖衣,包裹起艺术片的哲思;文化血缘上传承了黑色电影、侦探小说、反乌托邦的特质;又将时尚、叙事、音乐结合的丝丝入扣。

缓慢的步调,让人细细体会电影的美,去思考人类的哲学。从这些意义上来看,《银翼杀手2049》已经超出了商业电影的范畴,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部经典的艺术作品。说点儿俗的,我无比期待《银翼杀手2049》的续集。

#

], function

else)

编辑区域 BEGIN/////////////////

素材url//如果没有可以是flash素材

编辑区域 END/////////////////

##000000;

.setcookie;

视窗showIntervalTime秒内展示一次

// 以键值对的形式返回,可用的api值true,不可用为false

网址:www.zzltmygs.com
Copyright 2010-2016 AG8_官网 版权所有 本站搜索关键字:AG8